當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讀會 -> 正文
祖母
發佈日期:2020-11-13    作者:朱蓓蓓 閲讀:

從我記事起,爸爸就跟我講祖母的故事。祖母已去世三年多了,但關於祖母的故事我記憶猶新。

我的祖母打小就父母雙亡,十一、二歲就給人家做了童養媳,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罪,但這也磨鍊了她堅強的意志。新中國成立後,祖母與那家人解除了童養媳關係,嫁給了我的祖父。可是,命運多舛,1958年,我的祖父去世了,那年我的爸爸也剛剛來到這個世界,大伯也只有四歲不到。從此,祖母就是家中的頂樑柱,她含辛茹苦地把我爸爸和大伯拉扯大,並且還都讀了書,我爸爸還考上了中專,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。

爸爸告訴我,祖母是個非常有骨氣的人,那時生活艱苦,日子難熬,祖母從來沒有向人乞求過,從來沒有想過要沾集體一點光。有時左鄰右舍看到祖母家一天只冒出一次炊煙,知道孤兒寡母又斷炊了,就端着一碗米或一碗飯送過來,祖母總是編着謊言説“我們早就吃過了。”謝絕了別人的施捨,因為她知道那個年代哪家的日子都不好過。有時實在是謝絕不了,祖母只好收下,但她一定會回報別人,沒有物質上的回報,她就瞅機會給別人幫一些工,以此報答別人的恩惠。

有幾次,生產隊糧食保管員因為同情,多稱給我祖母十幾斤稻穀,回到家,祖母發現了多出的稻穀,硬是把多出的穀子揹着送回了生產隊。我爸爸記憶最深刻的一件事,就是在他六七歲的時候,有一天跟着祖母去拾稻子,爸爸在別人割下的稻堆上抓了一大把,被祖母發現了,祖母狠狠地訓斥了爸爸,説:“你這不是拾稻子,你這是在偷!”在祖母的嚴厲責備下,爸爸只好乖乖地把抓來的稻子送回了原處。祖母常常教育爸爸:“窮,要窮得有骨氣,人窮志不能窮。”

“窮得有骨氣”,這就是祖母給我們留下的家風,我的爸爸秉承了這種做人的骨氣。聽祖母説,我爸爸很小就很懂事,知道為她分擔生活重擔。七八歲時就和大伯一起幫祖母推糞車,摔倒了也不哭。

讀小學四五年級時,每天放學回家丟下書包,就挎着糞筐出去撿拾豬糞換工分,天天是撿到天黑才回家。上了初中以後,經常凌晨天不亮,他就到生產隊割草,打稻田水溝等農事,做了一早上的農活以後再揹着書包上學。寒暑假裏,他一天都不休息,每天和大伯一起早出晚歸參加生產隊勞動,一年下來,能掙一百七八十個工分,相當於半個勞力一年掙的工分了。

爸爸一邊勞動一邊讀書學習,他經常學習到深夜,沒有錢買課外輔導書,他就借別人的書回家整本地抄,學習成績一直是同年級學生的前茅。1978年,爸爸初中畢業以全校第一名的中考成績考上了池州師範學校。那時讀師範不僅不用交學費,國家還補貼伙食費。爸爸在學校省吃儉用,經常在家帶鹹菜到學校吃,國家一個月補貼的七塊錢伙食費還有結餘,他把節餘的錢都交給祖母補貼家用。班主任老師讓他申請學校補助金,他卻説:“我的錢夠用。”

參加工作以後,爸爸立志要做一個好老師。當時他每個月工資只有36塊錢,是名副其實的“窮教師”。但是爸爸不計較,勤勤懇懇地工作,任勞任怨地教書,經常利用休息時間輔導學生功課,不要報酬。有家長為了表達感謝,請他吃飯,給他送禮物,都被他婉言拒絕了,他説“我的工資是少,但和過去比,我富足了,沒有必要接受人家的吃請送。”

我上大學那幾年,我家的經濟最拮据,媽媽沒有工作,外公患癌症,外婆身體也不好,祖孫三代五口人窩在學校不到50平方米的破舊平房裏。可是,學校工會每年都給我爸爸作為困難職工救濟對象,都被爸爸讓給了更困難的同事。遇到救災捐款,爸爸總是第一個捐出。

如今祖母早已去世,爸爸也老了,退休了,但他們的故事早已在我的心靈裏紮下了根,從他們的故事裏我理解了自強自立地內涵,那是一種積極進取,不安於現狀,用雙手創造幸福生活的堅定信念!我愛戴他們,崇敬他們,更是用他們的信念指導自己的行為,在工作中彰顯自己的價值。
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户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